当前位置:首页 > 衡州有好女 > 正文

唐群英

发布时间:2015-10-10 09:55:08 作者: 点击:8833

唐群英(1871.12.8-1937.4.25),是中华民国的缔造者之一  ,女权运动领袖、女权主义先驱、民主革命家  、教育家 、辛亥革命功臣  、中国同盟会第一个女会员。投身辛亥革命,为推翻帝制、建立民国立下奇功。首倡女权,为中国妇女解放运动作出了卓越贡献。她被誉为“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曾授勋“二等嘉禾章”。

人物生平

封建叛逆:

唐群英,字希陶,号恭懿,1871年12月8日于清国衡州府一武将门第出生。10岁时,唐群英就央求父亲教她剑法,勤学苦练之余,她还常常组织周边的孩童扮作宋军、辽军“打仗”,并自称“穆桂英”挂帅出征,迎战“辽军”。当时,女子都要缠足,名门千金更得有一双“三寸金莲”。一开始,唐群英以为缠足不分男女,就忍痛接受了。没想到哥哥居然不缠,而且健步如飞,认为是母亲偏心,就联络两个姐姐采取一致行动扯掉裹脚布。姐姐胆怯,她就独自扯掉了。被母亲发现,又强行裹了起来,几经缠缠扯扯,所以,在同胞姐妹中,唯有她不是“三寸金莲”,而是个半大脚。

之后,她开始攻读中国典籍,以及《木兰词》、《烈女传》、《精忠岳传》之类的作品,既能写一手好诗文,又能骑马击剑。望着这个果敢豪迈文武双全的女儿,唐星照感叹道:“如果是个儿子,必能光耀门楣。”唐群英听罢反问:“是女儿,就不能光耀门楣吗?” 她能文善诗,15岁时曾写过“邻烟连雾起,山鸟放晴来”的诗句,被塾师称为“女中奇才”。在四个姐妹中,群英最为父亲所钟爱。她也“尝以不能易髻而冠为恨”。

1890年,唐群英的父亲去逝。1891年,20岁的唐群英遵父遗命(一说从母命)嫁与湘乡荷叶曾国藩的堂弟曾传纲为妻。可是刚过几年,丈夫就病逝。按照当时的封建传统和曾家的族规,她要在婆家守节,才不失为“名门闺秀”。但唐群英生性豪放,蔑视旧礼教。她冲破夫死守节的封建桎梏,毅然“大归”,定居于“是吾家”。当时,外侮频仍,国势日蹙,康梁等人正在力倡变法维新。唐群英在家中日习诗文,博览群书,深受维新思想的影响。她在《读大同书感怀》一诗中写道:“斗室自温酒,钧天维换风?犹在沧浪里,誓作踏波人。”自矢,表达了扭转乾坤的革新壮志。

同盟大姐:

唐群英在丈夫家的日子里,有缘结识秋瑾、葛健豪(蔡和森、蔡畅之母),遂成知交,后来3个人被誉为“潇湘三女杰”。秋瑾的婆家和曾家有近亲,秋瑾嫁到湘乡荷叶的王家以后,与唐群英毗邻而居,亲戚加邻居,两人来往密切,被后人誉为“辛亥革命的孪生女儿”。

1901年秋,她听秋瑾谈及亲历八国联军进犯北京的情景,慨然说道:“国之兴亡,匹妇亦应责无旁贷。不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而是人皆有责!”1904年春,秋瑾在北京冲破封建阻力,赴日本求学。1904年秋,唐群英在湖南得到消息后,她应秋瑾之约,立即追随而去,东渡日本求学。她先自费考入 东京青山实践女校,成为秋瑾的同学。两年后,她又转入成女高等学校师范科,因成绩优异,由湖南当局改为官费生。

在东京求学期间,唐群英结识了刘揆一、刘道一、黄兴、赵恒惕等湘籍人士。1902年5月,唐群英经黄兴、赵恒惕介绍,参加了以“驱逐鞑虏,恢复中华”为己任的华兴会,成为华兴会唯一的女会员。对于华兴会与兴中会联合一事,当时会员们意见不一,而唐群英支持黄兴的意见,赞同联合,因而深得黄兴赏识。1905年7月28日,黄兴带着唐群英去见孙中山。在交谈中,她向孙中山谈及自己对于男尊女卑的反感,表达了“天下兴亡,人皆有责”的主张。孙中山当即赞道,“革命首先是唤醒四万万同胞,女同胞觉醒的还很少,群英女士是第一个走进革命队伍里的女同胞,是榜样,是二万万女同胞的带头人。”1905年8月20日,华兴会与兴中会合并成立中国同盟会,她是第一个加入同盟会的女会员。由于唐群英比相继加入同盟会的何香凝大3岁,比秋瑾大6岁,所以,同盟会的会员都尊称她为“唐大姐”。

双枪女将:

1906年7月,唐群英与王昌国发起组织的留日女学生会成立,她当选为书记。1906年10月,黄兴和宁调元在日本创办杂志《洞庭波》,唐群英是该刊的积极撰稿人。她在《洞庭波》第1号上发表了八首七绝,一时在革命志士中广为传诵,深得孙中山和黄兴的赞许。[13]  她在这组诗的前面写道:“黄公克强组织同盟会于日本,与宁君太一等设立报馆,颜曰《洞庭波》,征集党人诗文。余于课于拟绝句八章以附刊”。1907年12月,唐群英在成女高等学校师范科毕业。在毕业仪式上,唐群英撰文致词,慨然写道:“然女师女范,昭然于史册者,若班氏木兰伏女辈,当时轻视女学,犹能独往独来,卓绝古今,使有以提励之,则其造诣又当何如也?无如积聩不振,女权陵夷,学识幽闭,遂成斯世困屯之形。溯国运盛衰之际,又岂非我辈担负女教责任之时耶?”充分表达了振兴中国女学的决心。

当时,同盟会在横滨设有弹药制造机关,唐群英就前去学习制造弹药和使用枪械,同在这里学习的还有刚刚加入同盟会的秋瑾,以及方君瑛、陈撷芬、林宗素、蔡蕙、吴木兰等人。之后,唐群英又利用假日到神乐坂武术学会练习枪法。

秋瑾就义的次年(1908年),唐群英回国。此行目的,一为探望生病的母亲,同时也是受同盟会委派,回国宣传同盟会主张并联络各地革命者发动武装起义。临别时,孙中山赠诗一首:“此去浪滔天,应知身在船。若返潇湘日,为我问陈癫。”前两句表达的是孙中山的关切之情,而后两句则暗藏了革命指示。果然,唐群英回国后开始在湖南联络革命同志,积极从事革命活动。不久,她“执教鞭于赣宁诸省”,迅速与正在长沙秘密活动的同盟会成员陈荆(即陈癫,字树人)取得联系,并奔走于长江中下游一带联络革命党人。1909年,唐群英先后组织了在湘乡县永丰镇、湘潭县花石镇的两地武装起义。

1910年6月,由于国内环境恶劣,活动困难,按照黄兴的安排,唐群英再次赴日,以考入东京音乐专科学校作掩护,深入开展留日女学生运动,动员女界“与男子奋袂争先,共担义务”,投身反帝斗争,以“救国家之危亡”。1911年秋,唐群英回国向同盟会中部总会宋教仁报到,并随即在上海发起并领导了多个女子团体,与张汉英在上海筹建女子北伐队。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首先响起枪声,她设法将黄兴护送到武昌,指挥战斗。接着,她与张汉英组织了“女子后援会”,向社会各界募集物资钱粮送往前线。随后,又挑选青壮女子组成“北伐军救济队”,奔赴战地,救护伤兵。1911年11月初,江、浙两省组织联军北伐。唐群英便将她率领的有400名队员的女子北伐队列入江浙联军编制。同月下旬,抵南京外围时,联军主力担负攻城主战,女子北伐队和何奇伍团奉命在玄武门助攻。唐群英事先挑选8名精兵组成小分队,混入城内,伺机杀死守门清兵,唐群英乘机带领全体女军士兵迎面冲击,致使清廷两江总督仓皇出逃,南京胜利光复。从此女子北伐队声名大振,“双枪女将唐群英”名震一时。

1911年2月1日,在临时政府召开的庆功会上,临时政府庆功会上,她作为“女界协赞会”的代表,确为第一批授勋之开国功臣,受到临时大总统孙中山的接见,被孙中山誉为“不愧是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并荣获总统府“二等嘉禾勋章”,以表彰其功绩。

女权领袖:

1912年2月初,临时参议院在起草《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时,约法草案中没有“男女平权”的条文。唐群英以女子后援会会长名义,与张汉英一道,于1912年2月20日在南京联合筹组中华民国女子参政同盟会,“要求中央政府给还女子参政权”。26日,她向参议院递交《女界代表唐群英等上参议院书》。在此期间,唐群英等先后五次向孙中山和临时参议院上书,提案竟未被临时参议院接受。3月20日,她趁参议院开会之机,率领一群女子冲进会场,打碎参议院玻璃窗,踢倒警卫兵,造成轰动全国的“大闹参议院事件”。

1912年4月8日,南京临时政府和参议院北迁,女子参政代表也随后联合北上,继续要求参议院承认女子参政权。同盟会内以宋教仁为首的改组派屈从他党意见,公然将原同盟会政纲中“主张男女平权”的内容删掉了。唐群英等闻讯,冲进改组会议会场,提出强烈抗议。1912年8月25日国民党召开成立大会时,新党纲中仍未恢复“男女平权”条文,唐群英与沈佩贞、王昌国、伍崇敏、傅文郁等十余人盛怒之下围打宋教仁,林森出面调停,还未交口,也挨了一下。她随即书写《驳诘同盟会传单》,抨击宋教仁等。同时致信孙中山。1912年8月27日,沈、唐二人又拜谒孙中山,力争男女平权。孙婉言解释此事实行之难,两人与他发生激烈争执,沈佩贞悲愤之下,“哭声震天”。9月1日,女子参政同盟会在北京召开联合大会,到会女子200余人,公推唐群英为临时主席。沈佩贞演说,反对宋教仁、张继不遗余力,甚至表示要继续革命,以曾经组织之暗杀团、先锋队与彼等相见,以手枪炸弹对待之,与会者情绪异常激烈。

1912年9月2日,在女子参政运动“进”、“退”关键时刻,孙中山致函唐群英,信中不无难处地说:“党纲删去男女平权之条,乃多数男人之公意,非少数可能挽回。”他反劝唐群英,不如先通过提倡教育、普及知识的方式来大力发展女子团体,然后再来与男子争权,而不是眼下依赖男子代为出力。唐群英听到这番话后作何感想,后人不得而知。她的确几次上书和面见孙中山要求修改《约法》,确立女子参政权,不过,最后她还是听从了孙中山的劝导,暂将此事放在一边,并迅速与宋教仁协调一致,把讨袁计划放在首位。

参政受阻后,唐群英变卖个人家产,大力办报兴学。1912年12月9日,唐群英得知参议院否决了她们递交的要求补订《女子选举法》的意见,她言道:“袁大总统不赞成女子有参政权,亦必不承认袁为大总统!”后又在《女子白话报》上发表文章,抨击袁氏政府。袁世凯遂令取缔女子参政同盟会,查封《女子白话报》,禁止湖南《女权日报》在京发行,并悬赏一万银元通缉唐群英,因事先得悉内部情报,使她幸免于难。

女学先驱:

参政受阻后,唐群英变卖个人家产,大力办报兴学。起初,她在北京创办了《亚东丛报》和《女子白话旬报》,并设立“中央女子学校”,为“女界知识普及”造就人材。1913年,她因在报刊上公开发表反对袁世凯的言论,遭到袁的迫害,被迫回到湖南。在长沙,她又创办了《女权日报》,开设“女子美术学校”、“自强职业女校”和“复陶女校”。1926年6月,北伐军进入湖南。唐群英回到家乡衡山,在白果红茶亭办起了“岳北女子职业学校”。纵观唐群英的奋斗生涯,为振兴中国女学作出了不小的贡献。

在创办女学的过程中,唐群英负债累累,致使其晚年的生活拮据困难。1935年3月,唐群英应老同盟会员张继等人的邀请,来到南京。起初,“国府主席”林森拟聘她为“国府顾问”,未果;每月发给她生活补贴200元,但数月后即停发。于右任、张继、居正等老同盟会员为此不平,联名上书。其中写道:“唐同志群英女士,以湘上名嫒,幼承家训,早岁东渡日本,追随总理革命。讨袁之役,几遭不测。晚年息影家园,景况萧条。中央曾以补贴,但数月即停。革命以还,女界牺牲亦钜。空山硕果,尚冀我中央有以始终成全之也。”后来,唐群英在南京挂了一个“党史编纂委员会委员”和“国策顾问”的头衔。1936年秋天,心灰意冷的唐群英因体弱多病,带着在南京自置的一幅留学东京时的瓷像,回到湖南老家。1937年4月25日,唐群英病故于“是吾家”老房,遗骨葬于衡山新桥唐族墓地。

主要成就:

一代双枪女将 名震辛亥革命

1905年,唐群英积极促成华兴会与兴中会联合成中国同盟会。

1908年,唐群英受同盟会委派,回国宣传同盟会主张并联络各地革命者发动武装起义,奔走于长江中下游一带联络革命党人,相继在湘乡、衡山、醴陵及赣西等地,宣传同盟会的宗旨,策划武装起义。

1910年6月,唐群英赴日深入开展留日女学生运动,动员女界“与男子奋袂争先,共担义务”,投身反清斗争,以“救国家之危亡”。

1911年10月10日,唐群英与张竹君设法将黄兴护送到武昌,完成武昌起义大业。

1911年秋,唐群英在上海发起并领导了多个女子团体;与张汉英创建了“女子后援会”;募集粮饷军资送往前线;挑选青壮女子组成“北伐军救济队”,奔赴战地,救护伤兵。

1911年11月初,唐群英率领400名女子北伐队列入江浙联军编制,助江、浙两省组织联军北伐;11月下旬,女子北伐队奉命于玄武门助攻;南京城久攻不下,唐群英挑选8名精兵组成小分队,杀死守门清兵,亲自挎着双枪带领女兵攻陷城门,两江总督仓皇出逃,南京光复。此役耗时近一月,既是革命军对清廷的致命一击,更堪称辛亥革命成功的奠基之战。

争取男女平等 开创妇运先河

1912年4月8日,女子参政同盟会在南京正式成立,通过了由唐群英起草的《女子参政同盟会简章》十一条政纲:(一)实行男女权力平等;(二)实行普及女子教育;(三)改良家庭习惯;(四)禁止买卖奴婢;(五) 实行一夫一妇制度;(六)禁止无故离婚;(七)提倡女子实业;(八)实行慈善;(九)实行强迫放脚;(十)改良女子装饰;(十一)禁止强迫卖娼。会后,发表了《女子参政同盟会宣言书》,时人叹为“五千年来女权之曙光”,“中国妇女运动的第一声”。

1924年,在湖南主政的赵恒惕推行“立宪自治”时,唐群英与王昌国、葛健豪等首倡恢复了湖南女界联合会,继续为争取女权而斗争,终于使湖南省宪政委员会同意在省宪法条文中载明了“无论男女,人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二十一岁以上男女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享有受义务教育以上的各级教育权”。开创了宪法收录“男女平权”的先河。

致力女子教育 培养新型女性

从1912年10月至1930年的十八年间,唐群英以极大的热情精力致力于普及女子教育,为争取女子参政权作长期打算。她单独或与友人合作,先后在北京、长沙、衡山等地创办了中央女学校、长沙女子法政学校、自强女子职业学校等10所学校,其办学热情之高,办校数量之多,在中国女子教育史上堪称首屈一指。为筹措办学经费,她除了争取官费补贴,动员社会贤达捐助之外,还变卖了自己大部分家产以应所需。她的教育理论与方法,都从当时斗争的实际出发,唤起女界觉醒。她痛斥“三从四德”、“女子无才便是德”等谬论,她将此女权启蒙教育与国家的强盛和民族的自立联系起来,她们争女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为自己争得与男人等同的地位。

1926年衡山掀起农民运动时,她又支持原红茶亭女校和当时岳北女子实业学校的学生们和其他妇女一起“闹祠堂”,以实际行动为争取女权而斗争,培育出了一批批有觉悟、有知识、有本领、精神独立、自立自强的新型女性。

 后世纪念

唐群英故居位于衡阳市衡山县新桥镇黄泥村,始建于清同治三年(1864年),现仅存是吾家书屋。是吾家书屋是唐群英祖居“三吉堂”中建设最早的,也是现仅存的部分建筑。最初为唐群英之父唐星照的住宅。“三吉堂”改建后改为书屋,曰“是吾家”,意为是我最初的家。这里是唐群英青少年时代读书的地方。晚年则居此整理诗文,著有《吟香阁诗草》四卷。

唐群英自幼在“是吾家”启蒙并度过青少年时代,夫亡大归后又在此博览群书,接受新潮思想,晚年在此继续倡导妇女解放,从事女子教育事业。“是吾家”与唐群英的一生有着紧密的联系。中置唐群英半身铜像,像座正面镌康克清题书“唐群英,一代女魂”。花园两侧设置诗碑廊,分别镌刻唐群英诗作和孙中山、黄兴等的赠诗赞词。书屋及小花园环以围墙,正面槽门上悬挂匾额,上镌“唐群英书屋”,楷书,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彭佩云为维修后的唐群英书屋“是吾家”所题。

唐群英墓位于衡阳市衡山县新桥镇黄泥村三眼塘山顶上,1991年重修。墓坐北朝南,石质墓围,汉白玉墓碑,自右至左竖刻“中国女权运动先驱,唐群英女士之墓,衡山县人民政府立”,碑两旁刻联“群杰功勋千秋颂;英模业绩万古扬”。墓地四周遍植青松、水杉,四季常青。

纪念活动 

2011年12月8日,纪念唐群英诞辰140周年活动暨唐群英铜像揭幕仪式在衡阳市衡山县新桥镇黄泥村唐群英故居举行。中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衡阳市人民政府市长,衡阳市政协主席,省政协副主席、民革省委主委刘晓,省委统战部副部长邓焕生,衡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统战部长,衡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衡阳市副市长等领导、专家学者、唐群英亲属代表等出席。

2014年2月12日,长篇人物传记《女权运动先驱唐群英》在衡阳市委宣传部会议室举行首发仪式,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全书40万余字,作者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办公厅副主任刘静,唐群英嫡长孙唐存正。

人物评价 

唐群英及其领导的女子参政运动被赞誉为“五千年来女权之曙光”、“中国妇女运动的第一声”。

1979年12月,在中国妇运工作史上第一次编纂工作会议上,邓颖超特别提到她,称其为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妇女界“英雄人物”,希望后人永远记住她。

1991年10月,康克清为纪念她诞辰120周年,慨然题词:“唐群英,一代女魂。”

1995年9月,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召开前夕,中国政府向大会推荐8位中华百年女杰,唐群英位列第四。

1997年,为纪念唐群英逝世60周年,国民党元老陈立夫自台湾寄赠条幅“女权斗士”。

她不仅是“辛亥革命功臣”(周铁农语),“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孙中山语),而且是一位“辛亥革命妇女中很突出的代表人物”(黄启璪),为“争取参政”的一位“很知名”的“英雄”(邓颖超语),颇具影响的女报人、女子教育家和“南社”著名女诗人(陈立夫语),更是高举妇女解放运动大旗的“一代女魂”(康克清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