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 > 正文

金奶奶的高兴事

发布时间:2018-01-23 10:47:20 作者:衡东县妇联 文明 点击:21395

见到娟妹子的时候,金奶奶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天了。

金奶奶是个独居老人,老伴去世后,就独自住在政府出钱砌的房子里,房子不大,家里也没什么东西,但有个栖身之所,她已经心满意足,对政府千恩万谢。

金奶奶其实是个勤快的老人,75岁了,还种了菜,自己上山捡柴,自己煮饭,自己一个人吃,倒也清净。

只是大儿子因病走了后,金奶奶的日子就一日比一日难过,别说吃肉,有时连饭也吃不上了,要不是邻居看着可怜,时不时送点东西给她吃,她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捱下去了。

可邻居又能依靠几天,总不能靠一辈子吧?

金奶奶一直闹着心,特别是这两天,金奶奶身上起了病,头重得就像压了一块石头,本来想挣扎着起来烧点水喝,可硬是起不来,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她甚至想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也能早一点见到死去的老头子和大儿子,兴许还能在他们面前哭上一哭。

所以,当娟妹子推开她家的破门,一道阳光从娟妹子的背后射进黑沉阴暗的房间,仿佛娟妹子身上起了金光,金奶奶以为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天上来的神。

娟妹子其实是到组上来找晓霞填表的。县里开展“春蕾助学”活动,镇上妇联给了村里一个名额,她想起晓霞这孩子怪可怜的,父亲年高体弱,母亲精神不太正常,家里一贫如洗,晓霞小小年纪就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娟妹子想给晓霞争取这个机会。

事情办完了,娟妹子顺道又来看看金奶奶。

"金奶奶,您怎么啦?病了?"娟妹子迈进房门,就看到金奶奶散落在枕头上的一头白发,吃力地咳着嗽,咳一阵,喘一阵,呼哧呼哧,像拉着破风箱。

娟妹子赶紧上前,帮金奶奶掖好被角,一边将手放上她的额头,好烫,金奶奶发着高烧。

“金奶奶,你发烧呢,没叫医生来吗?”

“有谁帮我去叫医生咯,我水都喝不上一口。”因为刚一阵咳嗽,金奶奶的声音有气无力,话语也支离破碎,眼泪跟着下来了。

“别急,别急。我这就帮您烧水,你不是有三个儿子吗?虽然老大不在了,老二老三,还有媳妇们都在啊,他们不来照顾你吗?”娟妹子手脚不停,嘴也不停,伺候着老人喝水。

“别提那几个东西。”老人显然不愿意提及她的儿子儿媳们。“我在床上躺了两天了,滴水未进,他们连根头发丝都没冒出来过!”

 “这还了得,我先给您做点吃的,等下就去找您家儿子!”

娟妹子在金奶奶小小的家里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米。

“别找了,家里没米了,他们这些天都没送米来。”

娟妹子只得打了个电话给淑云,叫淑云熬点好稀饭,炒点好菜送到金奶奶家来,再一起去富贵家。

村里的赤脚医生也在来的路上了,是娟妹子用电话叫来的。

金奶奶三个儿子的名字都是她取的,荣华,富贵,兴旺。她希望儿子们的日子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吉利,都过得好,事实上,他们的日子过得也并不差,苦扒劳作,孩子们又都在外挣钱,生活是不成问题,尤其是老二富贵,还是个党员。

金奶奶很为她生这三个儿子骄傲过,村里不少人还记得金奶奶年轻的时候,坐在村头的大樟树下,摇着大蒲扇,嘲笑那些只生了女儿的人家是“绝后鬼”,以后没人养老送终,特别是村口那户生了三个女儿没生上儿子的,常常被她骂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富贵家住得并不远。

娟妹子和淑云找到富贵和富贵老婆玉红时,玉红正和几个妇女打牌,富贵在旁边指点。

“富贵,过来下,跟你讲个事!”娟妹子跨过一条田埂,朝富贵招着手。

“呦,什么风将我们的主席大人吹过来了?”

娟妹子是村里新选上来的妇联主席,淑云是副主席。

“你妈病了,你知道吗?”娟妹子等富贵走近,轻轻地说,她想给富贵留点面子,毕竟放着病了的老娘不管,不是什么光荣事。

“她病了,我,我,我管不着!”富贵的声音不小,打牌的玉红和其他三个妇女都看过来。

“关你什么事?她是你妈,生你养你的妈!”淑云听不过去。

富贵脸一红,刚想说话,那边玉红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呦呦呦,当个干部管起别人家的闲事来了!你有本事,你拉她回去当妈呀!老大媳妇早就说过了,老大走了,她不出抚养费了,要我家和兴旺家来养,老太婆能做事的时候,尽帮老大家带崽带孙,现在她说不管就不管,凭什么呀?反正她家不管,我就也不得管,你看兴旺管不管吧。富贵,你回来,啰嗦什么!”

富贵低着头,一抬腿,又回到牌桌边,帮玉红指点牌章子去了。

娟妹子和淑云又找了荣华娘子和兴旺,还是没人愿意管,荣华娘子甚至说,"我家老头子都已经走了,她还是我的什么娘,冒血冒泡,冒生冒养的,叫她那两个崽去养,我自己都是个冒能力的孤老婆子了。"

娟妹子和淑云碰了一鼻子灰,金奶奶的病又不能耽误,只得先精心侍候金奶奶的病,打针输液,熬粥喂汤,几个人轮流照顾,过了几日,金奶奶的病也就好起来了,也不再说死了算了的话,只是背着她们还是悄悄流眼泪。

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金奶奶有儿有女,不可能靠政府来养,也不能开这样一个头,依赖和照比思想像细菌一样,极易繁殖,开了这样一个头,可能以后不管有后无后,老人们的养老问题,就都是村里的事了,可村里,有这个能力吗?再说了,不孝顺老人的风气,也不能在村里蔓延。

娟妹子必须想出办法来做工作。

淑云说,不如叫姐妹们一起来商量商量吧,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呢。

娟妹子眼前一亮,上次村里开妇女代表大会,选出了15个妇联执委,可个个都是能说会道,都是村里妇女中的精英,能干着呢。

娟妹子召集姐妹们开了个议事会。

毕竟是村里妇女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人尖儿,姐妹们可不含糊,各自出招,讨论得好不热闹。

有的说,姐妹们分工合作,5个人一组,分头做他们三兄弟家的工作。

有的说,富贵还是党员呢,老娘都不养,配当什么党员,如果不改,叫支部书记在党员大会上批评他,在党员评议时评他不合格,让他党员也当不成!

有的说,叫荣华娘子的崽女回来看看荣华娘子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奶奶的,以后叫他们依样画葫芦,一样的对她!

有的说,兴旺是我亲家,我去做他的工作。

有的说,这做思想工作,是细致活,一次做不成两次做,两次做不成三次做,俗话都说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就不信,敲不开他们的榆木脑壳。

有的说,我们这么大一帮子姐妹天天上他们家做工作,看他们好意思不。

姐妹们都笑起来,本来一直不说话的两个人也加入了讨论。

人心齐,泰山移。娟妹子要的就是这劲,等的就是这效果。

当下将15个姐妹分成三组,娟妹子带一个组专攻富贵家,因为娟妹子不仅是村里的妇联主席,还是村党总支副书记,在党员里说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淑云带一个组进驻荣华娘子家,还有一个副主席叫桂英,是兴旺的亲家母,就带一个组做兴旺家的工作。

过了半个月,好消息陆续一个一个传过来。

第一个好消息是桂英带过来的,说她亲家兴旺想通了,自己的老娘还是自己痛,不管他大嫂出不出钱,不管他二哥管不管,他是他娘血沫子生的,他娘的三病两痛他管。

其实,桂英还有个细节没有说出来,就是她发动了她闺女,她闺女的态度非常明朗,说这样一个不顾亲娘的公爹让她丢脸,如果兴旺不改,她就要闹着丈夫也不管兴旺,兴旺才真正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荣华娘子的转变是也是因为她的女儿小月。小月大学毕业后在外地上班,并不知道在她爸去世后,她妈妈不愿抚养她奶奶,引起两个叔叔照比,都对她奶奶不闻不问,以致奶奶无依无靠。淑云找了荣华娘子不下五次,每次都是被骂出门的。淑云没有办法,便电话联系上了小月,小月请了假急冲冲地赶回了家,看了她奶奶的处境,跟荣华娘子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你不养我奶奶,我养。第二句是,以后你老了,要不要我和我弟养?

小月讲第一句话的时候,荣华娘子对着小月晃了晃巴掌。小月讲第二句话的时候,荣华娘子便蔫了。

富贵其实还是想养娘的,只是怕老婆玉红跟他闹,而玉红对自己老公的党员身份还是很在乎的,几次工作下来,又加上听说大嫂荣华娘子的工作做下来了,所以也就没什么说的了,反催着富贵去送米,还说要接金奶奶到自己家住。

娟妹子觉得时机成熟了,带着淑云、桂英,叫上荣华娘子、小月、富贵两口子、兴旺和他儿子、媳妇,一起来到金奶奶家。

深秋午后的阳光,暖暖的,亮亮的,金奶奶正在屋外晒太阳,瘦小的个子在阳光下也还是很瘦小,脸上的皱纹像一条条沟壑。

荣华娘子一下子想到了自己的未来,跪在金奶奶面前哭了,富贵,兴旺也不好受,低着头,玉红上前叫了一声妈。小月和兴旺儿媳妇拉着金奶奶的手,“奶奶,到家里去住吧,如果他们还不管您,您告诉我们,以后让他们老了喝西北风去!”

金奶奶平静地说:“你们都回去吧,我还是喜欢一个人住,你们有孝心的话,就记得给我送点米送点菜,经常来看看我,别让我饿死冻死在这里,别让我病死了你们也不知道。”

金奶奶最后还说了一句,真后悔年轻的时候老是骂你们月琴婶子是“绝后鬼”,她三个女儿现在多好。

娟妹子隔三差五的还是会去看看金奶奶,每次去,几乎都能碰到荣华娘子,有时在跟金奶奶拉家常,有时在帮金奶奶煮饭,有时带着小孙女来陪陪金奶奶。

有几次,娟妹子也碰到富贵和兴旺,他们是来给金奶奶送粮的,有时是米,有时是鸡蛋,有时是肉。

娟妹子有时会问问金奶奶的邻居,邻居也说金奶奶的儿子媳妇现在表现都不错,还对娟妹子竖过几次大拇指。

尤其是金奶奶,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那皱纹就像冬日里盛开的花朵,灿烂美丽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