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衡州有好女 > 正文

肖跃莲

发布时间:2015-10-12 14:52:22 作者: 点击:8129

肖跃莲,1962年出生,现任衡阳市政协委员、衡阳市蒸湘腾跃工艺厂厂长,曾获政协衡阳市委员会“四有委员”;湖南省十大“同心人物”、“湖南省首届十佳残疾人就业创业明星”、“湖南省自强模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授予“全国创业就业先进个人”、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授予“致公党优秀党员”等荣誉称号,今年又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这个自小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女人,曾因生活困苦,但凭着坚韧的性格和诚信经营,将小手工业编织出大事业——为1000多名残疾人提供工作岗位,产品远销到欧美20多个国家。

一、好面子重朋友,逼出一个小工厂。

1995年,肖跃莲从天原公司下岗。那时,下岗职工很多。找工作不容易,何况她又是一个残疾人,根本沒有单位接受她。

为了生存,肖跃莲想来想去,只能靠自己的一双手了。她会编织,便去衡阳市江东批发市场买回各种颜色的毛线,自已设计,织了些帽子、围巾之类的小饰品去摆地摊。由于她织出来的饰品很漂亮,摆地摊的收入也能够勉强维持生计。

肖跃莲很爱面子,生怕碰见熟人,就选择熟人少的地方摆。谁知越怕越有事。一天,她正低头卖货,忽听一个人问道:“肖跃莲,你做起生意了?”抬头一看,原来是她的一个同事,她顿时羞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同事从地摊上拿起一顶帽子,一边看一边说:“不错不错挺漂亮。哪来的,这么多?”肖跃莲不敢说是自己织来卖的,便撒了个善意谎言:“有个朋友开公司,让我供货,我来试试好不好卖……”那位同事却高兴的说道:“我还有几个好朋友也会织,现在都下岗在家找不到工作。我们也织,你帮我们一起送货好吗?”

本来是随口撒个谎,没想到她的朋友当真了。肖跃莲只能硬着头皮充好人,答应帮她们送货,暗地里连自己带人家的一起卖。肖跃莲知道,大家都是下岗姐妹,不容易,所以肖跃莲卖的钱会分一半给她们。看着越来越多的手工编织品,肖跃莲心里很着急,于是长沙、株州到处跑找商家代销。然后再把卖掉的钱分给姐妹们,看到她们满脸成就感的笑容,肖跃莲也很开心,而没有销掉被退回来的帽子,肖跃莲就悄悄藏起来,不让姐妹们知道。直到现在,肖跃莲的仓库里还有一大包哩!

由于太多人参与进来,肖跃莲又没钱垫付,逼得她四处寻求客户,找订单。但找到客户呢人家又只跟企业法人签合同,没办法,肖跃莲只好创办了一个衡阳市蒸湘腾跃工艺厂。所以说,她创业办工厂,纯粹是逼上梁山。

二、要订单,更要尊严

衡阳的女子,心灵手巧,聪明勤奋,听说肖跃莲成立了工艺厂,纷纷前来工厂找工作。不到一年,工厂就从十几个人迅速发展到几百人。人多订单少,经常停工。为了让员工有事做,肖跃莲开始了北上南下,到处找订单。

2004年夏季,工厂又停工了,肖跃莲非常着急。听说广东东莞一家台资企业有几万朵手工编织花朵的单子,肖跃莲立即动身赶赴东莞大朗。辗转寻到该公司后,她在接待室里静候着与老板见面,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能顺利签下此单,在接待室内同时等候的还有台商苏先生和2位潮汕老板。等了一会儿,台商许先生进来了。许先生50多岁,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斯文。见面后大家正在说话时,进来一位小伙子。他手中拿着一叠资料,毕恭毕敬地递给许先生。也许是因为哪儿沒有做好吧,许先生突然拉下脸来,厉声训斥起小伙子,而且越训越来劲,竟然说:“你们大陆人就是蠢,像猪一样!” 说实话,看着呆若木鸡不知所措的小伙子怔在那儿.我心里很难受,当这位许先生再次说出 “你们中国人就是蠢” 那句话时, 她重重的将手中茶杯往桌上一放,愤怒地站起身来,大声说道:“许先生,别忘了你也是中国人!台湾,只不过是我们中国的一个省!小小的一个省!!”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许先生被她这个身材矮小的残疾女子惊呆了,斜着眼晴怔怔地看着她许久, 她一动也不动地站着,用目光怒视他。这时,坐在一旁的台商苏先生赶忙起身打圆场。最后,她礼貌而又坚决地走出了公司。

后来,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许先生派人找到她,竟然将这张手钩花朵的订单交给了肖跃莲生产。以后至到现在,肖跃莲和这位许先生不但成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且成了相互帮助的好朋友。许先生经常为她介绍客户,他常对人说:“在大陆女子中,最让我信任和佩服的就是湖南肖小姐。”

三、为帮助被拐老乡脱贫,自已踏上了7年的还债路

2004年,肖跃莲与广州锦纬公司签下了1万多件光丝线手工编织背心的订单。光丝线太滑,不好织.还没动手丝线就滑地一大堆,解也解不开。听说潮汕地区很擅长做这个,肖跃莲便到揭阳去拜师学艺。揭阳勾花厂陈老板见到此订单很兴奋, 请求她全部发给他做, 他们报价比衡阳工厂的生产价还低2.6元一件。其实按这个价格,肖跃莲不用动手,就能多赚几万块钱。但是,为了她衡阳女工有事做, 肖跃莲只发给他3000多件。

在学习期间,肖跃莲听说有一个湖南女子被人贩子以3000块钱拐卖在揭阳普宁,每次都是她体弱多病的老公前来领手工活回家让她做。于是,肖跃莲就请陈老板带她去看一看。见面一谈,果然是湖南老乡,她叫张小华, 又黑又瘦。16岁那年,她和同村人外出打工,被人拐卖到这里。夫家怕她跑了,整天关着,几年不让出门,直到生下三个孩子后才让她在家的附近活动。

小华家里很穷,两条板凳上搭块木板算是双人床,地上的铺盖卷儿就是三个小孩的“床”。公婆住在厨房里.望着站在一旁不断咳嗽的男人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肖跃莲知道强行将她救走只会制造更多的痛苦, 只有让她摆脱贫困并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才是真正帮她、救她。从2005年起,肖跃莲教她怎样做老板。在广州锦纬公司接下来的订单,肖跃莲多半分给她做,不但不赚她一分钱,有时连运费都帮她付了。每次收到加工费,肖跃莲总是尽量先给她。三年中,肖跃莲共送给她订单近200万元,不但使她脱了贫,还成了村里一个受人尊重的小老板。一年后她多盖了两间房子。生活的改善也令多病丈夫身体好了许多。从此,肖跃莲便成了她信任和依赖的“大姐”。肖跃莲也受到晋宁南径村人们的喜欢和尊敬。

谁知2006年底,广州锦纬公司倒闭,台商黄先生逃跑,累计拖欠腾跃工艺厂货款及加工费等125万多元,至今沒有收回。

肖跃莲是白手起家,企业一苴处在缺资状态,不但自已工厂的工人要发工资,张小华那边还有40多万元的加工费要付啊。当时,肖跃莲想跳楼的心都有过。年关前,肖跃莲冒着凛冽的寒风四处求借,东拼西凑,一边找钱给衡阳工人发工资过年;一边找钱给普宁那边,肖跃莲把父母6万元养老钱都借了过来,交给张小华先去发工人的工资。

做人,讲的就是个诚实守信。虽然肖跃莲沒赚过张小华一分钱,但她是信任我的呀。肖跃莲对小华说:“只要大姐我活着,我就会每年还你1万.即然帮了你,就不会再将推你入火坑,你相信我!”

从2007年初起,肖跃莲开始了每年2—3万元的还债。

感谢政府部门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和关爱,2012年,衡阳市劳动局为肖跃莲的工厂无息贷款50万元。有了流动资金,企业就有了活力,就敢与外商直接签订FOB订单了,虽然只能做点小订单,但能够省去一些中间环节,利润相对高一些。有了利润,肖跃莲也就加快了对张小华债务的还债步伐。直到2013年5月15日,当她把最后一笔欠款12万元还给张小华后,肖跃莲的身心才获得最终解脱……

记得15号那天下午, 当肖跃莲在东莞大朗办公室将最后一笔欠款12万元还给张小华后。她关上办公室门,走到窗前,趴在窗台上仰望苍天许久许久,她看着蓝天白云,想笑笑,但不知为什么却哭了, 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个稀里哗啦.哭了个痛快淋漓. 红肿着眼睛躲在宾馆里二天不敢出门见客会友。

四、既然选择了做企业法人, 就要做一个好老板

如果说当年办厂是为了生存,那么,现在的肖跃莲就是履行责任和义务。今年,她的工厂和一家公司签下了近80万件针织衫生产订单。肖跃莲坦诚地与客户谈:“我不要工资,只要你能保证我厂员工每天工作9小时能拿到100元一天,保住我厂费用开支,保证我厂员工每月30号准时发工资就行,单价由你们订,我厂之所以有这么多优秀的技能工,有这么好的口碑,就是诚信所致。”客户答应了,便愉快的与肖跃莲签下了合同。

腾跃工艺厂今年3月1日开工以来沒有停过工,工人平均工资都在3000元以上。看到员工们那忙碌、自信、开心、快乐的笑容, 肖跃莲高兴得哭了。

创业路上坎坎坷坷16载,肖跃莲沒有收获金钱, 但是收获了很多比金钱更珍贵的财富。际遇和感受到了比金钱更珍贵的人性中的真善美。尽管工厂经营十分艰辛,但肖跃莲不愿意给国家和政府添麻烦,自已是个残疾人,工厂还安排了许多残疾员工,但肖跃莲不愿意将工厂申办成福利企业。肖跃莲常常鼓励教导身边的弱势姐妹要自强自尊.

在经济下行的严峻形势下,实体经济越来越难做,肖跃莲努力让企业在生存中求发展,想方设法参加各类交易会,寻求客户寻找订单.她只想尽自已最大努力让腾跃工艺厂生存下去,让工厂姐妹们不下岗.

肖跃莲认为:“良田万倾日食八两, 豪宅千座只睡张床。”金钱不是人生的全部,诚信,、孝善、责任才是人该所为。

肖跃莲说:“不是一个合格的老板,因为我沒有创造出财富,但我是一个负责任的老板,工厂生存16年沒有拖欠过员工一天工资。”

肖跃莲也做了一回勇敢的老板。当2011年公司雪上加霜,再次遭到美国高雅公司近百万元的赖帐时,她拖着残腿多次站在广州海事法院的原告席上,以弱小身躯面对高大的美国商人,拿起法律武器悍卫了中国人的权利和尊严。用三年的时间打嬴了官司。收回了一半货款。

我们的老祖宗归有光八次落第,于是有了<<项脊轩志>>这样的隽永文章;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于是有了“苦心人,天不负”这样的豪言壮语;今有肖跃莲为下岗姐妹,40元钱起家建厂创业,尽心竭力、十几年如一日地为1000多残疾人提供就业岗位的感人故事……

肖跃莲,一个美丽的天使、一个善心健行者。命运让你不能奔跑,却给你插上会飞的翅膀。你走得很慢,但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你比我们走得更远!